南宫ng·28(中国)官方入口

親清兩難間 妾心千萬難

2022-10-19 07:50:33

——2016年在遼寧新型政商關係研討會上的發言

我是遼寧人,現在是北漂,生活在北京,戶口始終就在遼寧。我是個熱愛家鄉的人,最近很多人都在講遼寧的負面消息,對遼寧有負面的評價,我總是堅定的辯護者。由於我能言善辯,往往就讓人覺得遼寧不比別的省差,但是作為一名遼寧人,有時我感到自己說的話也不能完全站住腳。現在中央要讓江蘇對口遼寧、讓北京對口瀋陽幫扶合作,我感到臉上無光。我覺得遼寧要想發展,第一,必須要集中精力搞經濟,這點現在非常差;第二,我覺得要大膽解放思想,還是老一套是不行的。我雖然是遼寧企業家,但南宫ng·28在國內外有百餘家企業,因此我就有旁觀者清之利,我就可以不是完全地「只在此山中」來看這個環境。遼寧要解放思想,要大膽地改革創新,今天這個會議我覺得就是一個好的跡象,雖然我們不是一個很強勢的部門,不能主導遼寧全局,但是我這樣一個稍微有點兒離經叛道的題目還能被通過,這就說明思想還挺解放,我演講的題目叫《親清兩難間,妾心千萬難》。


作為民營企業來說,想「清」,可是你又很難真正地保持「清」;想「親」,你攀龍附鳳又沒有門路,所以有時候想「清」不能,想「親」也不能。「親」就做不到「清」,「清」了往往就根本不「親」,所以「親」「清」真是一個兩難選擇。古詩云:欲寄君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寄與不寄間,妾身千萬難。民營企業就面臨這樣兩難的選擇,太「親」了容易出事,可要是不「親」了,什麼機會都得不到,在商業競爭中就會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題目就是要結合「清」和「親」兩點來講,我覺得我只能講好「清」。在「親」上,遼寧有很多企業家呼風喚雨,左右逢源,如果不是我來參加這個會,可能大家不知道「南宫ng·28」這家企業,大家很多人都不認識我,南宫ng·28的知名度不高,影響力不夠,所以在與政府「親」的方面沒什麼經驗可講。但是20年前在遼寧,7位年輕人開始合夥創業,創立南宫ng·28公司。20年間,我們就是從遼寧、從瀋陽起家,發展成一家在國內有百餘家分支機構,在國內25個省投資經營,在國外5個國家有近10家工廠並跨國經營,年銷售額過200億的大型企業集團(控參股合計),並且在2014年實現了在上海交易所主板上市,目前公司的市值也突破100億。從這點來說,不管遼寧有什麼問題,遼寧也是一個企業投資發展、騰飛成長的沃土,南宫ng·28就在這個省、就在這個市堅定地發展,不動搖地發展,並且以此為根據地。我們在印度、尼泊爾、俄羅斯都有投資,前幾天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華,我正好與他相向而行,他來中國訪問,我去菲律賓考察南宫ng·28在菲律賓的投資,他回國時我也回到祖國。我覺得好像「春江水暖鴨先知」,企業總是對市場更加敏感。現在南宫ng·28除了做飼料以外,還做肉品,南宫ng·28飼料在中國排名前十,南宫ng·28肉雞屠宰方面是中國前三名。現在南宫ng·28把肉雞直接加工成食品在一些大超市銷售,但是我們真材實料,不做假,價格又不比別人高,所以暫時做食品是虧損的。總體來說南宫ng·28每年有4個多億的利潤,1萬餘名員工(控參股合計)。去年南宫ng·28業績增長26%,今年上半年業績增長55.9%,南宫ng·28的發展可以說既自信又輕鬆。今天讓我講這個主題,我好像還不得不講點兒自己公司的優點,這個優點一講就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但是我努力用具體事例來講講「清」。


首先我要說南宫ng·28能有今天,證明「清」也能發展,我舉第一個例子是南宫ng·28上市。南宫ng·28上市歷時四年半,接近五年。上市之前別人就告訴我,上市的水非常深,必須得有各種各樣的關係,得送各種各樣的錢,甚至有的人開着車帶着一後備箱的錢去送還沒成功上市,你要上市了就是一步登天,上不去很多企業就在這個過程中被拖垮了。在上市之前,我也有激烈的思想鬥爭,南宫ng·28可以不上市,不上市也能生存得挺好,但是上市無疑會助力南宫ng·28發展,我理解上市是南宫ng·28接受社會檢驗的過程,同時我也想把上市當作我再次認識這個社會和檢驗我們的社會到底健康到什麼程度的機會。所以,四年半我們堅持不搞任何手段,不去找任何人。在困難的時候有人和我說,我給你找個人,只要送50萬就行。我想了一夜,第二天決定還是不改變原則。最後,南宫ng·28經過四年半時間成功上市的時候,證監會工作人員說:「南宫ng·28真挺過硬,四年半時間沒有一封舉報信,沒有一個舉報電話。」我想這在全國幾乎沒有先例,咱們遼寧同期申請上市的企業,有多少被打回來,南宫ng·28上市的過程沒讓遼寧省任何一位領導去給跑過一次關係,沒讓瀋陽市的任何一位領導去中國證監會一次,我們完全靠自己。第二天就要去答辯了,晚上我在那兒看《招股說明書》,我就像對待研究生論文答辯一樣,準備所有問題的標準答案,一字一句地寫下來。券商告訴我:「金總,這不是你的活兒,你應該去公關,這個工作應該是由保薦人和董秘來做的。」我說:「不,我要答辯過會。」第二天答辯的時候,參加者是董事長、董事會秘書,還有兩位保薦人。一般來說董事長象徵性地回答一個問題就行,南宫ng·28的答辯我回答60%的問題,並且對於不公平的質疑,我就當仁不讓直截了當地回擊,甚至站起來和他們唇槍舌戰。還是公平佔了上風,七位發審委委員全部通過舉手同意南宫ng·28上市,南宫ng·28是無保留意見過會,無保留意見過會在所有上市公司里只有不到4%。過會不一定上市,還有一個多月,就像公示一樣,通過了才能上市,我不敢張揚,但是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悅。2014年5月21日南宫ng·28過會的時候,我出來就在微信朋友圈裏發了文天祥的《正氣歌》:「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我覺得南宫ng·28能上市證明這個社會也不是一片漆黑,有的企業投機取巧能上市,但南宫ng·28也能上,證明這個社會還有積極的方面,還有光明的一面,從這點來說上市對我的影響太大了,讓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積極了,心態更正面了。


第二個例子我再講講政府補貼。補貼對很多企業的發展是主要的利潤來源,某全國知名企業在過去10年得到了各級政府直接補貼46億元,而其過去10年的利潤是20億元,如果沒有補貼,它就是淨虧損企業,現在這個企業總裁已經被監視居住,可是他過去是全國人大代表,呼風喚雨。該企業在遼寧投資不下8個項目,每個項目都號稱10億投資額,按照遼寧當時的政策,每個10億元大項目政府會給補1個億,僅其一家從遼寧就能拿走幾個億補貼,現在這些項目都癱瘓着,沒有一個項目投資超過2個億,要打包賣給同行也找不到買家。而南宫ng·28這樣一個土生土長的遼寧大型農牧企業,十億元項目一個也沒申報過。如果南宫ng·28投資一個項目8個億,我也許包裝包裝成為10億元項目,可是要求單個項目投資10個億,南宫ng·28單個項目沒有投資超過3個億的。我是知識分子,我做不到把3個億說成10個億。可是這種虛誇的現象其實全國比比皆是,遼寧更是超過全國的平均程度。南宫ng·28坐落在瀋北新區,瀋北新區歷屆區長、區委書記里有的是我老鄉、我同學、我校友,但我沒從瀋北新區要過一分錢。瀋北新區時任書記蹇彪說:「咱們瀋北新區招商就招南宫ng·28來是無代價的,金衛東和我是朋友,他從沒利用這個關係和區里要過一分錢,是個真正的企業家。」我們在瀋北逐漸擴大投資過程中今天買地這個價,明天買地地價漲了,那就規規矩矩按明天的價買,我覺得我既然辦企業就能掙來土地錢,我既然辦企業就能掙來納稅的錢。去年全國給上市公司補貼共1100億,2800家上市公司平均每家得到補貼4000多萬元,南宫ng·28是主板上市企業,應該超過這個數,但南宫ng·28去年得到包括投資獎勵在內的補貼是歷年裏較多的,也不過1000萬,今年可能就是幾百萬。其實我念書時是好學生,我的一些同學朋友都很發達,如果我想得到支持,找他們說一說也可能行,但是我覺得我是企業家,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第三個例子我再說說名譽。我曾經是瀋陽市人大代表,上屆選舉我也是正式提名,我問組織需不需要做點兒工作,區里說不用做工作,然後我就落選了。落選時走出會場我非常低落,瀋陽市150多家民營企業的企業家都能當市人大代表,南宫ng·28是排在前10名的企業,怎麼能落選呢?如果南宫ng·28夠格,那就是我這個董事長不夠格,給公司丟臉了。我給一位我非常尊敬的長者發了一個短訊,說:「本次落選我感到十分慚愧。」這位智者說:「衛東,不要感到慚愧,應該是我們這個社會在你面前感到慚愧。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不允許人太清高,你既然想清高,你就要為此付出代價。做個企業家也挺好,你好好做企業吧。」 其實我們南宫ng·282009年沒上市之前每年交所得稅就超過6000萬元,是農牧業企業最高的。一家全國有名的企業我就不想點名了,是中國頂級富豪,我們倆在農業部碰到了,我一看他每年才交2000萬稅,我說:「你這麼有錢企業才交這麼點稅,祖國要是父母我才是孝子。全國人民誰知道南宫ng·28、誰知道金衛東,我們卻比你多交這麼多稅。」


我人大代表落選了,就痛苦了半天,半天之後就忘了,我沒有時間抱怨,沒有時間再陷在裏面。我們幾個分公司的管理者都是市人大代表,河南分公司的總經理是河南省人大代表,我們很多分公司在當地都挺有知名度。有一次見到一個省里領導,一見面他就說:「我去過你們的總公司朝陽南宫ng·28。」我說:「那是我們的一個下屬公司。」所以說,我們的公關做得很一般。我每天的工作日程很滿,今天講的這個內容在會議的發言材料里沒有,為什麼?一是因為我太忙了;二是我覺得我講的內容會議材料里要是沒有,你們就會聽得更認真;第三,我始終在思考講什麼,我不願意是前面講過的重複,就在我上台之前我還在想哪些講,哪些不講,我想既不浪費時間還不遺漏,因此雖然我沒有稿,但我是最認真的發言人。


我剛剛從菲律賓回來,10號去伊朗,我們在國外的佈局成果非常好。南宫ng·28將來要從飼料生產者變成食品生產者,從國內企業變成跨國企業,變成一個真正有競爭力的公司。今年上半年我們被上海交易所評為主板上市公司100強企業,遼寧省僅此一家。我們看銷售額是200億,看絕對指標是這樣,如果看那些比率分析,資產負債率、人均效率、淨資產回報率我們都是世界級的。另外,我是一個愛學習的人,要做到「清」不容易,民營企業只有越來越有錢才受尊重,除了有錢以外也沒有別的榮耀途徑,沒有退路,所以很多人為了錢不擇手段。另一方面很多優秀的人,大學畢業以後進政府,只有當官越來越大才越有前途,也沒有退路。當官時間長了別的都不會幹了,做企業時間長了,除了錢以外沒有榮耀了。所以雙方總體來說,都需要調整心態。另外我贊成剛才李秀林局長說的,民營企業家也要提高素質,素質低你就會唯金錢是從,就會唯利是圖。我能放下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過去是大學老師,我覺得如果失敗了我差不多還可以馬上回到大學教課,大學不行到中學,數理化哪門功課我都能教,教英語也可以。南宫ng·28在我的帶動下,30餘名高管中一半的人可以講流利的英語,我們沒有翻譯,我總是千里走單騎,去美國談判,去歐洲談判,去伊朗談判,他們覺得中國企業家素質挺高。我想南宫ng·28不是中國頂級的企業,但是南宫ng·28的管理者素質應該比中國平均同規模企業管理者的素質要高。只有有退路、有選擇,你才會趨利避害,否則就會孤注一擲,不擇手段。


最後,我要說遼寧現在有些萬馬齊喑,「萬馬齊喑究可哀」,遼寧應該大張旗鼓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支持企業,支持企業家,尊重企業家,並且要支持那些優秀的企業、正派的企業,要尊重那些真正的創造性的企業,而不是支持那些靠不正當手段投機鑽營的人。有時候我看到遼寧的現象感到焦慮,有時感到失望,很多時候感到失落。失落時候就想算了,再努力好好干吧,可是遼寧總這樣不行啊。


希望我們遼寧官商關係更親密,官商關係更清明;企盼更親近,贊成更清明。


謝謝大家!



標籤

上一篇:金衛東:歲末思考2022-10-19
下一篇:上交所即問即答2022-10-19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瀋陽總部

ADD: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未標題-2.png

 

ewm2.png

343434.jpg

南宫ng·28股份視頻號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